当前位置:首页 >新闻详情

2020-01-10 22:05:41 来源:众博国际-众博国际平台-众博国际官网登录 浏览次数 167

  原标题:蹬踏、红牌、扔水瓶,谁让热刺变成了“全员恶人”?

  遇前任,必开撕——这几乎成了穆里尼奥四海漂泊,至今不灭的铁律。于是23日凌晨英超第18轮热刺与切尔西一战,成了一场不折不扣的大型互撕现场。

  此前13次坐镇主场面对切尔西,热刺取得11场不败,而穆里尼奥主场面对前东家,战绩更是骄人的12胜1平。但情绪和主帅一样亢奋的热刺全队,动作尺度之大令人错愕,将动力全部转化成了戾气。

  一场伦敦德比下来,比分、场面和球品三项热刺无一不是完败,赛季至今3张红牌独居英超榜首的北伦敦球队,着实“全员恶人”。

  上半时仅射门2次、直到伤停补时才首次射正,最后半个小时10打11,全面被动的热刺,全场都被切尔西牵着鼻子走。而胜负失去悬念的一刻,恰恰是孙兴慜染红之时。

  回到比赛第60分钟,孙兴慜前场持球被回追的吕迪格绊倒,德国人动作尺度并不算大,其后也无附加动作,但倒在地上的孙兴慜,却突然伸出双腿,直接踹向了吕迪格胸口。

  尽管韩国人蹬踏力度不算大,但动机却是毫无争议的恶意报复——此球和1998年世界杯1/8决赛贝克汉姆脚踢西蒙尼的动机如出一辙,从任何角度来看,这都是一个标准的红牌行为。

  而吕迪格反应也够快,德国人立刻像21年前西蒙尼般夸张地倒地……

  继续老眼昏花的英超裁判,起初险些就放过了动粗的韩国边锋,主裁安东尼·泰勒来到事发地后,起先只是出示黄牌,但在VAR提醒下,重看后认定孙兴慜采取暴力行为的他,掏出了红牌,任热刺7号跪地求饶也无济于事。

  截至年末,孙兴慜已经先后3次在英超赛场染红,而上一次他铲伤戈麦斯后的自责表现,尤其是欧冠进球向戈麦斯祈祷的举动,得到了各界的一致原谅。

  但这一次,“亚洲球王”着实没得洗。阳光的外表下,韩国人同样有着一颗躁动的心,至少3场的禁赛,意味着“大圣”只能2020年再见了。

  兰帕德赛后谈及此事时毫不客气:“孙兴慜的动作100%是红牌,他的动作完全是多余的,无论是否严重,都必须是红牌。”

  连一向护犊子的本土媒体,也无法理解孙兴慜的“上头”。韩国naver网站撰文表示:“孙兴慜的举动有违体育道德,而且毫无必要,比赛终归要用球技而不是小动作解决,他的红牌也让热刺彻底失去了追平的可能。”

  孙兴慜的红牌,只是本场热刺粗暴球风的集中展示,正如兰帕德所说:“如果不是裁判尺度宽松,我相信热刺最多只能以9人完赛。”

  从第18分钟戴尔在争抢中一脚踏在芒特脚面上开始,热刺能被赛后集锦收录的,就只剩下了犯规:

  阿里在无法争到皮球的情况下,跳向了科瓦契奇,将后者压倒,起身后仍喋喋不休顶牛,被主裁出示黄牌各打五十大板;加扎尼扎在明明可以用手击出皮球的情况下,飞腿踹向阿隆索招致黄点套餐,这还是主裁手下留情;

  被威廉甩开的西索科恼羞成怒,从侧后方直接飞铲对手将其放倒在地……

  在球员“全武行”的煽动之下,新白鹿巷的球迷,似乎也被传染——他们向切尔西门将凯帕投掷水瓶,所幸并未得逞,比赛也因此一度中断。

  然而,弟子们的癫狂,穆里尼奥看在眼中,并不在意,甚至“狂人”本人,都是更加焦躁易怒的那一个:

  比赛尾声西索科受伤倒地的情况下,穆帅不顾弟子伤情,一再督促奥利耶快发界外球发起进攻。

  眼熟吗?当年执教切尔西时的“队医门”,穆帅对待队医伊娃和队长特里的一幕,如今得以“原景重现”。

  全场比赛控球率不足45%,射门5:13,传球成功率仅78%,热刺的全部心气都在斗气,甚至在赛后还余怒未消。

  穆里尼奥谈及孙兴慜红牌时俨然是受害者嘴脸:“如果孙兴慜什么都没做,而裁判马上过来给吕迪格一张黄牌,那么孙兴慜也不会有后续的附加动作。我希望吕迪格能尽快恢复,因为我认为他肋骨肯定骨折了。对阵埃弗顿孙兴慜哭了,是因为他对戈麦斯的犯规;对阵切尔西他又哭了,是因为他弄断了吕迪格的肋骨。”

  立场如此之歪,也难怪赛后随队出征的切尔西球迷,特意对着退场的穆帅高唱:“你不再是特别的一个。”

  天真的切尔西球迷,你们实在不了解你们的功勋,在无条件偏袒弟子方面,“特别的一个”永远那么特别。

  赛季迄今,热刺18轮联赛吃到37张黄牌,仅列阿森纳之后;3张红牌独居英超之首,其中2张发生在穆帅上任之后。

  列维炒掉波切蒂诺请来穆里尼奥,原本期待“狂人”乱世用重典、猛药起沉疴。但穆帅愈发落后保守的战术,让热刺在三场强强对话中全数败北,其中输给拜仁是欧冠出线后的战略保留,尚在情理之中。那么接连负于前东家曼联和切尔西,则着实令穆帅恼羞成怒。

  在急于向前东家正名的极端情绪下,球队和穆帅一样失控,着实是情理之中。

  上任13场,12场未能零封,防守起家的穆帅已经不再神奇,唯有嘴炮犀利依旧。可如果打嘴炮就能赢球,热刺为何不请老雷德克纳普呢?